您的位置:首页  »  【魔法少女小爱——暗之光】【作者:坑神newface】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魔法少女小爱——暗之光

  雨夜,一切都被笼罩在一层模糊的水雾之中,声音似乎一起被包裹起来,只能听到无数的雨滴砸在地面上的声响。

  鲜血和雨水混在一起,朝街边的排水沟流去,一个身穿黑衣的人站在一滩血肉模糊的残骸前,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几条断掉的触手还在地上时不时的痉挛一下,然后无力的软了下去。

  带着被诅咒的命运和被玷污的身体,魔法黑骑是一种在痛苦和愤怒中挣扎的存在,前大的外表下,灵魂早已经支离破碎。

  伸手无论怎么挣扎,眼前始终是无尽的黑暗,既看不到,也抓不到任何可以依靠的东西,迷已经不再记得睡觉的感觉,他的眼睛只剩下阴冷无比的寒冰。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迷在闭上眼睛的时候,隐约会看到一丝光亮在那遥远的地方摇曳,他不顾一切的朝那光亮冲去,那小小的光亮最终变成了炽热无比的火球,他的身体在慢慢的燃烧,然后,这种在他灵魂深处早已熄灭多时的感觉,却让他义无返顾的朝那火球冲去。

  「好温暖……」

  迷第一次露出了微笑,他眼睛里的寒冰连同他的身体也一起被融化。

  迷感觉到。在那里,就是他旅程的终点,他的一切痛苦都将会结束,疲惫而浑浊的灵魂,将得到永远的安宁。

           ************

  「这个,先借给你用吧,这雨一时半会恐怕停不了。」

  小爱站在屋檐下对着眼前的雨帘发呆,突然一把雨伞伸到了她的面前。
  看上去是一位典型的上班族大叔,从刚才开始他就在一直不停的看表,似乎有什么急事的样子。

  「等等……」没等小爱反应过来,那大叔将伞塞到她的手里便用公文包盖着头朝街对面的房子冲去,然后打开房门闪了进去。

  今天秋俊没有象往常那样撑着雨伞来接她,每次他都会因为过于心急而让双肩被雨水淋湿,然后站在雨里对着小爱傻笑。

  小爱一个人走在路上,突然停下了脚步,一种熟悉的感觉,将她从秋俊那拉了回来。

  血腥味?虽然被雨水冲的很淡很淡,但是……

  一位身穿黑衣的男子从小巷中走了出来,和小爱擦肩而过。

  「?那个人?」小爱迟疑了片刻,还是压制住了本能的冲动。

  在小巷里,触手怪的残骸正在逐渐融化,看的出,是那个男人的杰作。
  不过在和小爱擦肩而过的时候,却分明感觉到敌人的气味。

  小爱没有看见那个男人的眼神,但是她似乎感觉到有一种声音从那个男人的心里不断的发出。

  象是一种痛苦而扭曲的呻吟,又象是一种悲伤而愤怒的低吼。

  「小爱,你回来了?见到秋俊君了吗?」小纱正在家里做饭,探出头来问道。
  「?」小爱的脸上只有疑惑的表情。

  「1小时前他说去接你,拿了雨伞就出去了,怎么,你们路上没碰到吗?」
  小爱听了这句话,立刻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丢下雨伞便朝门外冲去。
  「小爱?!」

           ************

  大雨让她的感觉变的有些迟钝了,实际上,还在书店的时候,她就应该感觉的到,这扑天盖地的邪恶之气。

  怪物们又在蠢蠢欲动,它们的数量正在增加。

  呻吟声,衣服被撕裂的声音,小爱可以感觉到这些被雨声掩盖的声音,在公园里,丢在地上的书包,以及被触手缠住正在被凌辱的少女。

  「1,2,3,三只吗?」小爱突然出现在三只触手怪的面前,手中的凤凰魔杖在雨中挥舞着。

  雨声将所有人的喊声全部吞噬,人影一个个扭曲着倒下,那些被小爱切断的触手喷着血在半空中无力的飞舞着,耀眼的金光一闪,少女滩倒在地上,身上是被撕破的衣服,其它的一切都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突然间,从一个角落,飞出了几条触手,将小爱的手脚紧紧的缠住。

  「还有漏网的吗?」小爱回过头,看见的却是那位借她雨伞的大叔。

  「怎么是你?!……」那大叔和小爱都吃了一惊,不过此时欲望已经占据了那个男人的身体,他只不过是看到小爱后在记忆中条件反射般的迟疑了一下。
  「太美了……这身体……我忍不住了……」那大叔好象还在做最后的挣扎,他的表情正在慢慢的扭曲,压抑已久的欲望终于被触手发现,最终引诱他彻底的堕落。

  木呐而内向的性格让他几乎无法接近喜欢的女性,但是却不能掩盖他的善良和宽厚,这样的人在这个城市里有很多,压抑的欲望就象暂时沉睡的火山一般在他们的身体里漫漫累积着能量。

  触手伸到了小爱的衣服下,缠住她的胸部,大腿,伸进了她的下身。

  「啊……」小爱将眼睛闭上,因为她不想看到那位大叔的表情,尽管被触手侵蚀,但是他的目光中依然残留着那种羞涩和善良。

  「雷……」小爱轻轻念道,全身发出了耀眼的雷光,将缠在她身上的触手全部化为焦碳。

  「啊啊啊啊!!」大叔惨叫一声,倒在了雨中,他身上触手的残肢在痉挛着,流着浑浊的血水。

  小爱一步步的朝他走了过去,大叔的眼中露出惊恐的神色。

  「求求你,别杀我……」那大叔慢慢的朝后挪动着身子,小爱面无表情的继续前进。

  突然间,大叔自己站了起来,朝小爱冲去。

  魔杖贯穿了他的身体,眼镜掉在了地上,镜片散了一地。

  「抱歉……我太没用了……」大叔紧紧抱住小爱的身体,小爱可以感觉到有股热流从他的眼睛里淌在她的肩膀上。

  「如果我再年轻二十岁,我一定邀请你喝杯热咖啡,而不是丢下一把雨伞落荒而逃……我好傻,哈哈……」

  「最后……还是……不知道被爱是什么滋味……」

  一阵光芒过后,小爱站在原地,脚边是大叔已经摔碎的眼镜。

  「安息吧……」小爱闭上眼睛,双手合十,默默的说道。

  「魔法少女?看来我来晚了。」传来的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还有吗?你是谁?」小爱睁开眼睛,眼前是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高大男人,他的眼睛里返着红光,在雨夜中若隐若现。

  「外表冰冷,内心却不太好受吧?这不再是纯粹的邪恶,而是人性的挣扎。」
  「你……」小爱双手紧紧握着魔杖,不敢移动半步,眼前这个男人,和触手怪是同一类的,但是那气势和这些杂碎却根本不在一个数量级。

  这是比浸湿全身的雨水更直接的彻骨的寒意。

  「别紧张,我并不没有敌意,不过如果你非要动手的话,我也乐意奉陪。」男人的声音中带着无比的傲气和自信,还有那种居高临下的漫不经心。

  「呀!!」小爱再也克制不住了,这种不安的感觉让她非常的难受,与其这样,还不如尽早出手。

  魔杖被触手凌空架住,小爱眼前一道黑影闪过,人已经飞到了十米开外的树上。

  「到底还是,太年轻了啊。」男人笑了笑,将魔杖丢到一边。

  「啊……」小爱从地上挣扎着站了起来,她的胸部刚才被狠狠的抽了一下,衣服已经变成碎布。

  「那种冰冷的傲气和直着,如果在我年轻的时候,还真是难以抗拒啊~ 」男人说完转过身,正要离去,那掉落在一边的魔杖突然朝身后飞去,听声音也知道,小爱已经接住了魔杖,朝自己冲来。

  魔杖深深的嵌入男人的右手,却再也拔不出来,同时,十几条触手将小爱的身体象包粽子一样紧紧裹住。

  「放开我!……」

  血一滴滴的掉落在地上,那男人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右手,然后勒紧了触手。
  「啊!……」小爱现在就象别蟒蛇勒住一样,全身的骨头都发出了咯咯的响声。

  一条特别巨大的触手从风衣中伸了出来,在小爱的眼前晃了晃。

  「小女孩,恐怕你要为你的无礼付出点代价。」

  「呜!!……」小爱的嘴被触手紧紧的勒住,发不出声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巨物朝自己的下身移动。

  「正好,很久没有玩过了~ 」男人笑道,触手一下捅进了小爱的下身,先是慢慢的蠕动,然后渐渐用力的抽插。

  「呜呜!!……」小爱的嘴里,一条小触手也开始了工作,朝她的肚子里喷射出强烈的催情液。

  「虽然年纪轻轻,但是似乎已经是身经百战的身体了,弹性这么好……」小爱的肚子下,几条蛇一样的东西分叉开来,分别朝着不同的方向蠕动着。

  「……」那男人的脸上露出些须兴奋的表情,但是依然保持着冷冷的面容,身后的雨点掉落的频率在刹那间有了细微的改变。

  黑光闪过,风衣上已经多了一道长长的口子。

  迷站在那男人的面前,手中是一把漆黑泛着冰冷寒光的长剑。

  「……黑骑士?真热闹,我本以为这次出来会很无聊的。」

  迷一言不发,缓缓的举起手中的长剑,指着对方。

  「把她放下。」语气冰冷,不容任何商量的余地。

  「我如果不放呢?」

           ************

  当小爱醒来的时候,身上裹着一件黑色的衣服,上面布满了血迹和撕裂的口子。

  她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阳光从破烂屋顶的缝隙中射到她的身上,那么的温暖,那么的刺眼。

  身边是她的魔杖,然而,那个人究竟是谁呢?

  记忆之中,只留下模糊的影象。

  一个浑身伤痕的男人,抱着她在雨中步履蹒跚的走着,血从他的胸前慢慢的流下,滴在小爱的脸上,却是冷的。

  还是那个眼神,当小爱出现的时候,有了些许的改变。

  这就是他心中的光吗?能带给他最后的安宁的无比温暖的光芒。

  迷将小爱轻轻的放在地上,他蹲下身子,看着小爱的脸,慢慢的想伸出他的右手,伤口之上,是细小的触手在自行修复,迷迟疑了一下,又把手慢慢的收了回去。

  在几个小时前,那男人对迷说了一句话。

  「当魔法黑骑的目光变的不再冰冷的时候,通常他的死期也不远了。」
  在小爱面前,他的身体已经满是污浊,还有他的灵魂。

  他曾经和她一样,是一名魔法战士,然而那时候的记忆似乎都已经被复仇的火焰烧尽了,敌人的恐惧,仇恨,都让他更加的强大,然而在同时,他越来越感到,自己正朝黑暗的深渊更加坠下了一段距离。

           ************

  「呵呵,我们的时代就要降临了,魔王大人竟然亲自驾临。」

  「……」那穿着黑色风衣的男子便是魔王,他正站在几十个触手化的人类中间。

  「今天晚上,我们将占领整个城市,将那些魔法少女全部干掉……」

  「哦?是这样啊,你有什么计划吗?」魔王笑着问道。

  「很简单,有魔王您在,加上这个男孩,基本不费吹灰之力吧?」

  魔王斜过眼,看了看那个站在暗处的瘦高的身影。

  血光之中,各种惨叫声此起彼伏,唯有那个男孩一动不动。

  仅仅几秒的时间,魔王的身体射出无数坚硬无比的触手,他方圆几十米内,简直成一了棵巨大无比的参天巨树,将几十个触手怪尽数秒杀。

  「魔……为……为什么……」几个微弱的声音还在呻吟,魔王眼睛也没眨一下,将那些残存的声音一一熄灭。

  「很简单,时代不一样了,方式也要改变。」魔王冷冷的笑了笑。

  小莎晚来了一步,只看到满地支离破碎的尸体。

  「这……」虽然死的都是触手怪,但是这样的场面也让她有些意外。

  「你来迟了一步啊,小莎,好久不见,你变的更加美艳了。」魔王笑道。
  「魔……是你?!还有……秋俊?!」

  「看起来,他似乎有点忍不住了……」魔王笑道。

  话音未落,秋俊的身后伸出十几条触手,眼睛里露出红光,朝小莎扑了过去。
  「魔王,你这个混蛋!!」小莎愤怒的举起手中的银枪,浑身闪着银色的光芒朝魔王刺去。

           ************

  小爱回到家中,看见了小莎留下的便条。

  她有很不好的预感,昨天在公园碰到的那个男人,即使她们三姐妹一起上都未必有胜算,而现在小凛偏偏又不在。

  「需要我给你一些提示吗?」一个陌生的男人坐在客厅里,但他的双眼完全没有神采。

  「别紧张,这个男人只是暂时被我控制,想见秋俊和你的小莎姐,最好耐心的听他说完。」

  小爱看见一条触手从男人的耳朵里钻了出来,张开小嘴竟然朝她笑了笑。
  「今天晚上0点到公园来,如果你失约的话,我会很乐意尽一个反派的义务。」
  那男人说完丢下了小莎的魔杖,便起身离去。

  「莎姐姐……秋俊……」小爱追出门去,却看见那男人倒在路上,身边有几个路人在试着唤醒他,没多久,他便自己站了起来,但是怎么也记不起发生过的事情。

  这个晚上异常的阴冷,下着小雨,小爱走在去公园的路上,几个身影却将她团团围住。

  「魔物!……」

  「今晚以后,这城市就是我们的了……」人群中传出低沉的声音。

  小爱的魔杖紧紧的握在右手之中,很久了,她无法逃避这样的场面,鲜血在她眼里早已毫无感觉。

  别挡着我!「小爱大喝一声,身子凌空而起,脑后的红色蝴蝶结丝带在随风飞舞。

  这些触手怪是有备而来,比散乱的个体要难对付的多,无数的触手让小爱几乎没有喘息的机会,它们紧紧的追在她的身后,就象她无法逃避的宿命,一但停下片刻,就会被完全吞噬。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小爱仍然被众多的触手怪保围着。

  她的衣服已经被撕破几处,浑身满是触手怪的鲜血,甚至来不及被雨水冲刷干净,新的鲜血又会溅在她的身上。

  「你逃不掉了……」低沉的声音在身边回荡,小爱娇喘着继续战斗,终于还是被触手缠上了身子。

  「雷!!」小爱紧握魔杖,放射出耀眼而华丽的电流,又有一些触手怪倒下了,但是剩下的依然很多。

  她有点支持不住了,时间离0点已经所差无几。

  触手再次袭来,小爱强行振作起来将它们打断。

  「如果你认为那就是你的宿命,就怎么也逃不掉了,那种感觉,就象一层不透气的薄膜,慢慢的将你越裹越紧,直到你放弃希望,放弃挣扎,形神俱灭……」
  「啊……啊……」小爱低下头娇喘着,脑子里又有声音响起,触手趁她分神的时候缠住了她的脚踝,将她倒吊起来。

  「你完了……」

  无数的触手朝小爱的嘴里和下身涌去,就象火车呼啸着冲进山洞一般,小爱的全身几乎都是蠕动的触手。

  「呜!!……」

  小爱的肚子被撑的大大的,乳房被勒成一节一节的。

  「对不起,莎姐……秋俊……」小爱的身体被向后弯曲,在她眼中出现的是颠倒的世界。

  在遥远的钟塔之上,0点的钟声正在缓缓的敲响。

  「呜!!……呜!!……」小爱激烈的挣扎着,触手却越勒越紧。

  黑暗之中,小爱只看到小莎和秋俊的影响逐渐溶解,变成铺天盖地的红色,比鲜血更加鲜艳,将她完全的淹没。

  「?!」周围的触手怪不知道怎么回事,小爱已经象疯狂的猛兽一般,将他们一一撕裂。

  杀戮也不能让狂乱后的小爱停下,触手怪们在恐惧的逃跑,然而最后也逃不过一声惨叫后倒下。

  她没有意识,只随着心中唯一的念头朝公园狂奔而去……

  「爱,我喜欢你……」秋俊有一天在公园里将她紧紧抱住,盯着她的眼睛说道,那一天,阳光灿烂,轻风吹过,让小爱有点尴尬的说不出话来。

  「秋俊?……」小爱眼里的红光消退了,秋俊就在自己的面前,然而……
  秋俊的身体已经被她手中的魔杖贯穿,秋俊身上的触手缠在她的身上,鲜血顺着魔杖和触手在流淌着。

  「爱……对不起……」秋俊的头无力的靠在小爱的肩上,再也没有说话。
  「秋俊!!」小爱抱着秋俊跪在地上,泪水从眼睛里涌了出来。

  「……」魔王站在一边,背后的触手将小莎缠着架在半空,小莎的嘴里,蜜穴,尿道,后庭,乳尖里全被大小不一的触手塞满,被注入了不知道多少催情毒素,正在猛烈的抽插下大声的呻吟着。

  「这样也好,在下手之后才清醒,就没有那么痛苦吧?」魔王说道。

  「你……啊!!!……」小爱的眼睛重新变成了赤红色,丢下秋俊的尸体朝魔王扑了过来。

  魔王的触手刮伤了小爱的大腿,小爱却完全没有感觉一样,速度丝毫未减。
  「狂暴能让你暂时忘却痛苦,短时间提高战力,但那并不意味着身体所受的创伤有所减少。」魔王的触手此时坚硬如金属一般,从手腕粗的样子分裂成无数细如发丝的钢针。

  小爱的手掌被张开的钢针网刺穿,身体依然才朝魔王移动,她的手指刺进了魔王的胸膛,接着整个手都没了进去,而她自己的大腿,手臂也被魔王的钢针刺穿,血顺着钢针般的触手慢慢的流下来。

  小爱仍在沿着扎穿她的钢针触手朝前移动,她的眼睛里流出的是红色的血泪。
  「……」魔王闭上眼睛,身体中间的组织朝两边分开,形成一个中空的大洞,小爱便从那洞中穿了过去,摇晃着朝前倒去。

  迷在这个时候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小爱的面前,将她倒下的身子接住。

  「我知道你会来的,今晚上是你的最后一战吗?」魔王笑道。

  「这个被污染的身体,正在逐渐吞噬我的灵魂,不过在那之前,我会带着你一起走。」迷冷冷的说道。

  「我活了几千年,观察人类的意识和信仰一直是我的兴趣。」

  「没有东西在吞噬你的灵魂,只有你自己会让自己朝毁灭走去,因为你认为你的生命已经背离了你的信仰,失去了价值。」

  「你这种魔物是不会理解我们的痛苦的。」迷举起剑说道。

  「哦?果然,想短时间改变一个人的价值体系是件很困难的事~ 」魔王笑道。
  「有一件很有趣的事情,我发现,价值体系的差异是导致人类死亡最多的原因之一。」

  迷发动了进攻,魔王则继续他的话语,这声音并不因为快速的身体移动而有所改变,好象直接刺进迷的脑子里。

  魔王的触手之一:心门。

  能够将自己的意识直接传进对方的脑子里。

  「如果我把一个人变成了触手怪,我不会杀他,但是人类的价值体系会让他死。邪恶由他们定义,按照他们的标准行事。」

  「他们的教育,他们的环境,甚至会让那个被变成触手怪的人产生深深的罪恶感,对自己的存在产生否定,走上自我毁灭的道路。」

  「虽然你见过的很多触手怪都会主动攻击人类,不过,触手是依附人的欲望而生,人本身决定了他成为触手怪后的表现。」

  「比如说你?」魔王将迷的剑接住,手指化为触手顺着剑身快速的旋转而上,刺进了迷的手中。

  「呃……」迷感觉不到自己血液的温度,然而,他还是有痛觉的。

  「人本身都会有潜藏的欲望,成为触手怪是让这些欲望爆发的方式,总会有短暂的不稳定期。」

  「不稳定期过后,就是人的本性,所有的本性,都会因为变成触手怪而表现出来。」

  「生命本身是值得敬畏的,我觉得你这种飞蛾扑火的情节实在是有点可笑,而且可怜。」

  迷的剑被魔王牢牢的缠住,但是迷紧紧的握着剑柄,触手贯穿了他的手臂也不肯松手。

  「被诅咒的身体,被玷污的灵魂吗?在我看来,你有着一副完全超越人类的卓越身体和能力,只可惜,你们的价值体系,只会让它变成让你痛苦的绝佳工具。」
  「人类总想做一些丰功伟业,不惜代价。因为卑微,所以才总想着让自己不朽,让自己变的伟大,最后的结果就是践踏了生命本身的价值。」魔王又伸出一只触手贯穿了迷的右肩。

  「意志对身体的作用非常之大,不管是对是错,好或者坏,单纯而强烈的意志会让身体变的更加强大,因为它让身体的能量找到了释放的目标和方向。」
  「你的意志也很强大,不过方向却是错的。」魔王说着,的又一根触手贯穿了迷的身体。

  「你不说话,也无法逃避,我可以听见你的意识在波动。」

  魔王胸前的触手凝聚在一起,慢慢变成无比紧密的一个螺旋体。

  「真正的强大是一种态度,就如巨龙庸懒的躺在自己的巢穴之中,安然享受生命中的每一道菜,因为强大,所以才会谩不经心。」

  「人类当中能意识到这点的并不在少数,不过可惜,能做到只是极少数,因为大多数人都缺少了另一个不可缺少的因素,因为他们自身的能力如此渺小,要受到太多的制约,有着太多的顾忌,无法让自己达到这样的境界。」

  螺旋体逐渐伸长,变成一个巨大的钻头,朝迷的胸膛慢慢的伸去。

  「不管身体变成怎样,如果你的头脑依然能决定你想做的事,你就不该死在这。」魔王的钻头掉转了方向,将迷的右手瞬间钻断。

  「!!……」迷捂着自己的右手倒退几步,伤口的组织正在迅速的复原。
  「我们触手怪很简单,只有生存,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限制。」魔王将那截断臂仍到一边,然后将插进自己体内的剑拔了出来。

  「对于人类来说,我们是邪恶而污浊的存在,对我们来说,这个说法只是个幼稚的笑话。」

  「为了更好的生存,我们都在想新的办法,新的方式,其它的无所谓。」魔王将剑丢到迷的面前,转过身朝秋俊的尸体走去。

  「呜……」在他的头顶,小莎还在被触手尽情的抽插着,美艳的身体在半空中激烈的扭动着。

  「刚好,刺穿了心脏,无所谓了,就把这半成品彻底的改造完吧。」魔王将触说伸进秋俊的身体里,眼角的余光在盯着倒在一边的小爱。

  「原生的触手怪身体的全部都由触手组织构成,无法自己觅食和人类结合暴力猎食的只属于比较低级的种类和方式。」

  「说了那么多,你究竟是来这做什么的??」迷的右手已经完全再生出来,就和新的一样。

  「我吗?来做扫除的……」

           ************

  20XX年,某个城市级低等触手怪疫情镇压行动结束。

  毁灭极度威胁级感染体126具,安置安全转化体23名,目前状态稳定。
  独立执行者代号:newface本体:原生触手魔王在经过漫长的演化史中,两种处于食物链顶端的生物开始了微妙的合作关系,在各自经历了野蛮的掠食时期后,它们最终懂得了如何用更文明的方式更好的利用资源。

  5年后,触手义肢和修复组织以及从触手组织中提取的催情毒素中分离出来的性药物开始用于临床病例,成为医学界最具里程碑的一件历史事件,相关研究人员中三成真实身份是原生触手怪。

  当然,由于人类种族主义情绪以及一些其它复杂的原因,更多的实情并没有披露,在限制了低等触手怪的泛滥式觅食模式后,稳定的共生体使触手的能量来源得以解决,而且将人类的性生活质量至少提高了10倍……

  镇压行动结束后一天。

  小爱在自己的床上醒来,秋俊就坐在她的身边,依旧是一脸的傻笑。

  小爱先是楞了一下,然后一言不发的紧紧把秋俊抱住。

  「啊?小爱……我……」秋俊抱着小爱,背后一条触手悄悄的伸了出来摸了摸小爱的头发,然后又快速的缩了回去。

  在楼上的房间中,小莎的修长美腿上穿着性感的网眼丝袜,被分开大小腿绑在一起固定在凳子的两端,双手被手铐和拘束皮带紧紧的捆在椅背上,一双高耸的乳房似乎又变大了一些,被刚丝勒住根部高高的吊起。

  她被红色的眼罩蒙着眼睛,在一阵阵的娇喘着。

  「快放了我……小爱她们会听见的……哪有魔法少女被触手怪捆住玩sm的道理??」小莎没好气的笑道。

  「呵呵,走之前,我很有兴趣用人类的方式和你叙叙旧,你现在这副成熟的身段,就别再冒充少女了哈哈哈~ 」魔王大笑着挥舞着手中的鞭子,朝小莎的高耸的酥胸用力的抽去。

  「啊啊啊!……」

  6年前,魔王第一次与小莎相遇年轻气盛的小莎被打的落花流水,最后几乎是绝望的将银枪朝魔王的胸前刺去做最后的一击。

  银枪被触手挡掉,她却落到魔王的手里。

  她的眼神和所有的人类刚见到魔王的眼神一样,恐惧,憎恶还有一些其它的东西。

  魔王将她抱住,身后无数的触手慢慢的凝聚在一起,慢慢的形成了两道宽大的翅膀,他抱着小莎飞到了空中,在阳光下,变硬变滑的触手表层反射出绚丽的光芒。

  「如果你把自己想成地狱的魔鬼,就永远不会有天使那对高飞的翅膀。」魔王轻轻的说了一句。

  6年后,魔王说的还是那句话,不过身边的人已经换成了迷。

  魔王的身影逐渐消失在天空中,融化在温暖的阳光里。

  迷已经很久没有在自己暴露在太阳下了,不过他似乎觉得,阳光已经不再象以前那样刺眼,那样的不可直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